东森手机app 故事:一朝穿越,21世纪金牌女杀手却沦为相府丑颜大小姐

2020-01-11 12:04:38/阅读:4575
想到原身,孤影不禁有些可怜这个小女孩,正是花季春光,却英年早逝,又有着这样的一副面容,想必生前受了不少的委屈吧……恍然间,灵魂像是受到了什么波动一般,孤影开始全身暴动起来,从骨子里散发出的痛意瞬间席卷了她的全身。远处传来的一句嘲笑让孤影稍稍回了些神,硬撑开眼角望去,是五六个穿着破烂的小无赖,带头那个年纪最大,但也不过十五六,脸上的神情世故得很。放下脚踝,孤影扫了全场一眼,剧烈的寒意冻得人直发抖。

东森手机app 故事:一朝穿越,21世纪金牌女杀手却沦为相府丑颜大小姐

东森手机app,第一章穿越伊始

“啧啧,这逍家的小姐还真的是够丢人的,好歹是丞相家的女儿啊,竟然当众撒泼,这要是传到丞相耳朵里还不让气死……”

“是啊,就这么一张丑脸,性情还那般娇蛮,我要是生了这样一个女儿,那还不得愧对列祖列宗啊……”

“就是啊……”

头疼欲裂。

孤影自昏迷中醒来,全身剧烈的痛楚让她轻微地皱了皱眉,这次得有多重的伤才能痛成这样,看来那群人这次还真听见是下了血本啊,可惜,她还是没死。

耳中嗡鸣,如身处菜市场一般,周遭全是各种嘈杂的声音,但不难听出都是在讨论着什么,轻轻撑起身子,孤影才发现此时被讨论的对象,是她,而更令她惊异的是,现在,是正午。

一双纤细白嫩的双手举起到眼前,反复地翻转着,伸向头顶湛蓝的白天,阳光呵,她有多久不见天日了……

“诶,你们看这丑女在干什么呢,不会是傻了吧,还是疯了?”街边一小痞子看着街中央的人说道,脸上是一脸的嘲讽。

孤影听见这话,轻轻扫了一眼,那人便顿时噤声了。随即又狠狠地瞪了一眼孤影。

“瞪什么瞪,不过是个丑娘们……”

脸上有湿滑的触感,孤影用手一摸才知道自己是受伤了,鲜红的血液流在指缝间,心里却没有了那份渴望,樱唇轻舔,香舌将血液卷进喉间,一股腥味扑面而来,却再没有了那种热烈的渴望。

她,不嗜血,也不怕阳光了?

心间狂喜扑涌而来,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但她长久的苦痛,终于结束。

无视了周遭遍布的鄙夷目光,孤影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那映入眼帘的长裙薄纱让她微愣,似乎这时才想起周围的人似乎穿着的都是古装?

远目望去,小铺,客栈,街道,无一不古色古香,没有一座高楼大夏,这里一定不是美国。她回到中国来了?

忍住全身的疼痛,快步向城门外走去,可出了城门外,看见的不过是一大片郊野和湖泊,还有几辆马车,深呼了一口气,孤影走带湖边,径自蹲了下来,一张丑陋的面容带着肮脏的血迹倒映在清澈的湖泊上,满脸遍布的胎记与疤痕交错,勉强看得出面目的五官,但却生生透着股扭曲的恶感,唯独那双清亮的眸子有着几分可取之色。

这不是她!

顿时出了一身冷汗的孤影,绞紧了手心,她自从昏迷醒过来之后就一直觉得不对,其实按照她的警觉性早就该察觉不对的,但许久未见的阳光让她过于恍惚了,以至于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……她身已死,此时的她早已不在原地了,这里……罢了,不过就是异世他乡,能再做回人类,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。

既然占了人家的身子,那就好好活着,也不浪费了人家的白死。想到原身,孤影不禁有些可怜这个小女孩,正是花季春光,却英年早逝,又有着这样的一副面容,想必生前受了不少的委屈吧……

恍然间,灵魂像是受到了什么波动一般,孤影开始全身暴动起来,从骨子里散发出的痛意瞬间席卷了她的全身。

倒带,倒带。

像是给电影按上了快拨键,无数的画面在孤影脑间回闪,她像是在旁观着别人的人生,又像是亲自在经历着这一切,疼痛让她沉迷又清醒,在类似回忆与现实中,她被神经拉扯着,折磨着,却逃脱不开这份难容的苦痛。

心间像是要撕裂开了一般,湿润的触感滑入嘴里,咬破的唇瓣早已流出了潺潺鲜血,地上的人儿脸色煞白,却一声不响地只死咬着牙关。

“哟,我说这是哪里来的狗爬子呢,竟然在地上打滚,原来是全城有名的丑八怪啊!”远处传来的一句嘲笑让孤影稍稍回了些神,硬撑开眼角望去,是五六个穿着破烂的小无赖,带头那个年纪最大,但也不过十五六,脸上的神情世故得很。

心神一震,强压下心里的晃动,孤影撑起了身子坐了起来,冷眼看向挑衅的几人。

“滚。”带着嗜血的冷意望向渐渐走进的几个痞子,眸间透出淡淡的杀意。

顿时那几人就下意识地缩了一缩,这女人,不过是个废物,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!

领头的那个愣了一愣,随即狠戾地看向孤影,不过是个废物,就算眼神狠一点那又怎么样?她能打得过这么多人吗?他看就算这里随便出来一个,她也得吃不了兜着走吧!

“哟呵,还嚣张起来了,兄弟们,给她点颜色瞧瞧,要不还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呢!”领头的小伙嘴角一扯,吐出吊在嘴里的草根,恶狠狠地说道,身后的几个跟班就冲了上去。

孤影依旧坐在原地未动,她现在全身上下都快散架了,加上脑子里还接受着那庞大的信息量,此时是一点力气都舍不得浪费,只见她抬起右脚,就着几人冲上来时的冲劲横扫一片,勾起的脚尖直接踹向膝盖骨,几人的小腿就这么生生地被废了。

这一幕,直接吓坏了所有人,冲上来的和没有冲上来的直接吓的愣在了原地,那几个废了小腿的直接吓趴在了地上,好一会儿才被腿上剧烈的疼痛给拉醒过来。

“你个臭娘们!”领头的地痞无赖红了眼睛,直接冲了上来,却被孤影一个翻身踩在了地上,她靠着那股冲劲站了起来,脚尖直接抵住了脚下人的脊骨,只要轻轻一用力,他立刻就会变为废人。

“怎么,有胆子来挑衅别人,总得有失足遭殃的心理准备吧!”冷冷地看着几个冷汗直冒甚至吓到尿裤子的人,孤影鄙夷一笑,就这窝囊样,还来找茬?

果真原身还真是受尽了折辱啊。

“滚吧,下次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们,还有回去和你们的雇主说一声,我很快就会去拜访他的!”放下脚踝,孤影扫了全场一眼,剧烈的寒意冻得人直发抖。

领头的那个无赖迅速爬了起来,眼中有恐惧有惊讶,她怎么会知道?定定地直盯着孤影看了许久,他才转身离去。

“行,逍大小姐的这份恩情我们受了,安琥日后定不会再犯,告辞!兄弟们,走!”地上的几人互相搀扶着跟在安琥的后面走了。

孤影此时根本没注意他说了什么,等几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城门外之后,她原本直立着的身子就倒了下去,惨白的脸色透着几分痛苦,紧闭的杏目和渗血的樱唇让她全身都透着几分灰败,将去之人才有的,灰败之气。

待她昏迷过去之后,不远处的林间闪出了一道身影,一袭黑色长袍加身,脸上戴着银色的半脸面具,露出分明凌厉的棱角和一双亮如星辰的眸子。

啧啧,看他遇见了一个好玩的小家伙呢。

伸手提起地上昏迷的小人儿,黑影一闪消失,地上的人也随之消失了,只在茵茵绿草下留下了点点斑驳的血迹。

孤影再醒过来时,已经换了一个地方,身处破落的小木屋内,她躺靠在吱嘎吱嘎直响的木板床上,破旧的棉被垫着她疲软的身子,恍过了神,想起了一切的孤影坐了起来。

这下,她已然不再是那个孤影了。

那巨大的冲击力,是原主的记忆融合在了她的脑海里,那十多年的记忆一下子窜了出来,也难怪现在是凡人之身的她会受不了,不过,她是怎么回来的?

这里便是原身住了十多年的地方,虽然是丞相府的嫡女千金,却住的是这般不堪的地方,地位果真不是用狼狈能形容的。

挥了挥纤细的手臂,上面还残留着点血丝,到门外的水缸里打了水,又熟悉了一番,换了一套素白棉衣之后,孤影才开始打算起如今的打算来。

不,现在应该说,是逍天萝了。

她现在不是那个21世纪响彻国际的暗夜杀手孤影,而是紫玄大陆海束国丞相的丑女千金,逍天萝。就连不死之身都已失去,当然这在她看来,是值得高兴的事。

打量了一番周围的环境,逍天萝皱起了眉头,这么差的环境,虽然前世的她待过更差的,但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简难,加之她又不是没有能力拥有,这样的待遇她当然是不满的。

也许换了其他的人,此刻会忍气吞声,但她可不会委屈自己,就那些狗杂种,还不配她动气的!

摸着脸上斑杂交错的伤痕,逍天萝的眼色渐渐暗沉了下来,呵呵,心机倒是挺多的,但现在壳子里的人换了,就不知道她们还有没有那个本事和她玩儿?

逍天眉,肖天姿,逍啸天,还有那个她便宜爹的“真爱”舒姨娘,要处理的蝼蚁还真不少啊……

一遍遍梳理着脑袋里那些记忆,一边分析着各人之间的关系。

而其中最为强烈的记忆无疑就是那虚伪娇蛮的两姐妹,表面温柔内里阴险的后娘,还有那个便宜爹了,这几人几乎贯穿了原主的所有记忆,可惜,没留下什么快乐的记忆,亲娘更是在当初生她的时候就难产去了。除了原身的乳娘还在世时,原主受到的关爱还有保障,自那人去了之后,原身的童年可算是受尽了委屈折磨,甚至后来更是丢掉性命……

看着记忆里笑得一脸花开的稚童,逍天萝的心里暗自绽开了一朵复仇之花,伤你之人,我必定替你将仇百倍报回。

本文来自小说《暗夜王妃》

澳门威尼斯赌城网址


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planetmut.com ag平台 .All Right Reserved